中文 English
  新聞中心  
  ·冷空氣來了,這醫院怎么這么溫暖!熱得我心頭暖洋洋的~  
  ·轉給爸媽!百余位專家在這兒舉行重陽義診,連續三天別錯過~!  
  ·這些瞬間告訴你,我們如何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  
  ·唱響一首贊歌,升起五星紅旗,向祖國致敬!  
  ·又雙叒!兩大“國字號”授牌亮眼,我們登上新高地~!  
  ·天祥東方醫院成為多學科醫協體中心  
  ·當初是不是你嚎學醫苦,現在怎么笑出滿臉褶子!真香……  
  ·7·15公益獻血日啟動儀式  
  ·讓腎友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游  
  ·早鳥票卡點秒殺|“歐洲300年經典油畫展”來魔都了,帶著53幅館藏級名家之作來了  
  ·安迪•沃霍爾、村上隆、草間彌生等風靡全球的藝術大神轟炸魔都啦!!!  
  ·天華與哈佛大學GSD聯合舉辦“城市建設的理念:過去與未來”論壇  
  ·貢獻集體智慧 討論未來藍圖 天祥東方醫院2018共識營活動召開  
  ·天協 浮世繪大師展開票  
  ·觀點交流——天華聚焦城市熱點,共議行業話題  
  ·天祥東方醫院眼視光中心正式啟用  
  ·天祥東方醫院牽頭發起7•15無償獻血 迄今舉辦三屆,今年獻血超40萬毫升  
  ·醫患友好這樣實踐 天祥東方醫院通過“全國社會辦醫醫院醫患友好度示范基地”驗收  
  ·天華榮獲13項2018年度上海市優秀住宅工程設計項目獎  
  ·用影子進行藝術創作!“光影大師”山下工美特展來滬  
  ·天華舉辦2018年全國建筑學專業8+聯合畢業設計夏令營活動  
  ·成立三大社團組織  
  ·加強黨建工作 促進醫院發展  
  ·浮光掠影——山下工美特展  
  ·@所有人,事關你“泌尿健康”的事一定要看!里面有一個重大好消息哦!  
  ·蓬皮杜展面目全非?陳丹青有不同看法  
  ·策展人Laurent Le Bon 現場講座引爆全場  
  ·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在滬開幕 南京路變成藝術聚集地  
  ·在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上,看西方現代藝術“教科書”  
  ·幫助他人 快樂自己 天祥東方醫院不斷播撒“慈善”的種子  
  ·優質資源精準幫扶 打通雙向轉診通道 天祥東方醫院與上溪中心衛生院全面合作  
  ·義烏天祥東方醫院抗戰老兵醫療救助基金成立  
  ·還在為皮膚病煩惱嗎?上海市皮膚病醫院義烏診療中心開業啦!就在這  
  ·天華深度參與2017年全國建筑學專業“8+1+1”聯合畢業設計  
  ·天華集團全國布局再進一步,成立青島天華易境  
  ·“雙下沉、兩提升”優質醫療資源送到家  
  ·科學防癌進社區---天祥東方醫院舉行腫瘤防治宣傳周活動  
  ·為百姓提供優質健康服務---天祥醫療東方醫院建院周年暨技術引領工程啟動  
  ·天祥東方醫院制定全年培訓計劃、天祥東方醫院舉行腫瘤防治療宣傳周活動  
  ·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新聞發布會暨開幕儀式  
  ·天華完成重慶市首個通過驗收的超高層建筑產業化項目  
  ·群策群力,眾志成城——天華科創成果又獲殊榮  
  ·創智天地、融信杭州公館榮獲2016地產設計大獎  
  ·天華規劃頻傳捷報,兩大項目獲得上海、廣東規劃協會優秀城鄉設計獎  
  ·2016天華-哈佛GSD城市更新聯合課題實踐——觀察、體悟與反思上海的居住及城市更新問題  
  ·上海天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競得閘北區279街坊  
  ·上海天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 
  ·上海天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實施增資  
  ·上海天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功競拍成都土地  
  ·成都天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注冊成立  
  ·上海天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業儀式順利舉行  
  ·“東方希望天祥廣場”“天祥廣場”“東方希望中心”項目發布會  
  ·上海天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項目天祥廣場參展2012年春季房交會  
  ·天祥廣場臨時接待中心正式對外開放  
  ·東方希望天祥廣場樣板間華幕開啟  
  ·2011中國畢加索大展圓滿閉幕  

在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上,看西方現代藝術“教科書”

72位現代藝術大師的71件真跡分別從巴黎和東京運抵上海展覽中心西二館展廳,組成“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”。馬蒂斯、杜尚、柯布西耶、夏加爾、畢加索、賈科梅蒂等等,當這些西方藝術史上熠熠生輝的名字集結在一起時,這個展廳便有了讓人想要一探究竟的吸引力。

1906年,塞尚去世,也是在這一年,現代藝術的重要流派“野獸派”誕生。蓬皮杜對藝術品的收藏由此肇始,隨時間延綿,直至當下。1977年,蓬皮杜藝術中心正式落成之時,這座如今看來依舊極具特色的建筑曾在當時引起巨大爭論。在法國三大博物館盧浮宮、奧賽和蓬皮杜中,先鋒和前衛始終是后者的性格特質。

10月11日正式開幕的“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”便是以時間為作品排列線索,以1906年為起點,1977年為終點,構成現代藝術發展重要時期的剪影。

展覽的策展思路,簡單而言,就是“一年一人一件”。策展人、巴黎國立畢加索博物館館長羅朗·樂朋從蓬皮杜的10萬余件藝術品中按照一年一件的原則選擇了71件藝術品,同時,這些藝術品全部出自不同藝術家之手。也正因為在時間和藝術家范圍上的覆蓋力,這次展覽被認為是一次“教科書式”的現代藝術展。

“展覽展示這一期間藝術創作的活力,也反映了本館藏品的多樣性:繪畫、雕塑、攝影、建筑模型、電影、裝置藝術、設計。這樣同時展出不同類型藝術品的大膽嘗試,既呈現了20世紀的標志性藝術品,又囊括了其他不為人熟悉的作品。每一件作品都以自己的方式反映歷史和法國藝術史。”蓬皮杜藝術中心主席賽爾日·拉維尼這樣描述。

空缺的一年,不代表割裂

初秋時節,展廳比室外更涼,出于保護展品的考慮,展廳恒溫恒濕,溫度保持在20攝氏度。自勞爾·杜飛創作于1906年的布面油畫《掛著旗子的街道》為始,直至完成于1977年的《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研究模型》,整個展廳猶如整齊排列的碑林,一件作品被放置在一座獨立的白色“紀念碑”上。作品的背后,是藝術家有代表性的一句話,它們通常是談論藝術家對自身創作的評價或思考。正面與背面,互為印證;對穿行其間的觀眾而言,這也構成了視覺與文字的雙重景觀。

1915年,20世紀實驗藝術先鋒杜尚將小便池放入了藝術展廳,引起軒然大波,甚至改變了現代藝術的進程。這件名為《泉》的作品也由此成為現代藝術史的重要標志。這并不是杜尚第一次用現成物進行藝術創作。兩年前,他就將一個自行車輪倒置于白色木凳上,構成了作品《自行車輪》,杜尚的第一件“現成物”作品此次也被蓬皮杜帶到了上海。作品背后,杜尚的這段話被列于展墻:“總之,藝術家并不是單獨完成藝術創作的。因為觀眾也接觸作品,也會解讀和詮釋作品的深層含義,這也是創作過程中的一部分。”杜尚的這則發表于近100年前的言論至今依然被當代藝術家視為圭臬。

距離杜尚第一件“現成物”不遠處,是攝影大師曼·雷的作品,他所拍攝的人物正是杜尚。鏡頭下,理發師在這位獨樹一幟的藝術家的頭上剃了一個陰陽五角星。雖然出現在畫面中的人僅有杜尚,卻讓人聯想,理發師、杜尚、攝影師藏在照片之外的有趣對話。

順著策展人的精細安排,觀眾會依時間順序一步步走到“1945年”的展墻之下。可期待中的藝術品消失了,只留下一枚小小的展簽,上面寫著:“《玫瑰人生》,1945年5月,作詞:艾迪特·皮雅芙,作曲:盧伊吉”。《玫瑰人生》是法國歌曲,此時,它正從上方的喇叭里輕輕流淌出來。

這是否是展覽的第72件作品?有趣的是,主辦者與策展人的理解也不盡相同。“1945年留下了一個空白,體現戰爭對藝術帶來的傷害,也是為了紀念戰爭的終結。”展覽主辦方、天協公司總經理謝定偉這樣告訴第一財經。在策展人羅朗·樂朋看來:“1945年也有一件作品,希望用這首曲子表達一種生存的希望。”

陳列上,1945年被處理成一個特殊節點。在策展人那里,這僅僅是對一段重要歷史的回望和強調,并不意味著一道切割了藝術史的分水嶺。“二戰前后的不同,很難用一場講座的時間說清戰前和戰后有何區別,多樣性本身就是現代藝術的魅力,它太多面,每一位藝術家都煥發著各自的不同。”羅朗·樂朋說。

從直觀感受上,現場的每一件作品都顯得如此不同,但背后的文字時常透露出藝術家們想法的共通之處。譬如,喬治·布拉克說:“當畫筆開始擦去你的想法的時候,這幅畫就畫完了。”而畢加索作于1935年的作品《繆斯》之后,則貼著這樣一句話:“像別人寫自傳一樣,我畫畫。”

“為中國觀眾提供一種觀看基礎”

策展人羅朗·樂朋曾在不同場合向人們推薦夏加爾的《雙重肖像和一杯葡萄酒》。這件巨幅作品中,畫家本人坐在妻子貝拉肩膀上,歡快地舉著葡萄酒,色彩明麗,風格活潑而溫馨。開幕當天,他這樣對在場的記者說:“在今天這樣一個好天氣,我要推薦《雙重肖像和一杯葡萄酒》。這幅畫的構圖,讓人們在不穩定中看到一種平衡,也表達了愛的主題。舉辦這樣一次展覽,也是那么多藝術家的一場集體冒險,希望可以給大家帶來一種熱情、一種能力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在展覽合作方MB Projects總監馬伊容看來:“當代藝術有其來歷,并不是突然冒出來的,它們都是藝術史的傳續。現代藝術的展示可以為中國觀眾對當代藝術的觀看提供視覺基礎。”

馬伊容曾任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文化領事,也曾在蓬皮杜現代藝術中心工作過。2003年,在中法建交40周年的背景下,蓬皮杜曾舉辦中國當代藝術展“那么,中國呢?”她與羅朗·樂朋都參與了策展工作。就她的觀察:“目前,當代藝術展覽非常多,很多機構和博物館都在做這方面的工作。相比而言,西方現代藝術展的數量卻很少。主要是受制于借展困難、作品昂貴等因素。”

事實上,出現在此次展覽中的71件展品中有62件曾在日本東京都美術館展出,之后來到了上海。兩次展覽,策展思路大體相同。另有9件則直接從巴黎蓬皮杜運抵上海,其中就包括中國旅法藝術家趙無極創作于1964年的油畫《04.05.64》。

得知蓬皮杜在東京的展覽項目后,她將蓬皮杜相關工作人員介紹給了天協公司,促成了雙方的合作。據她介紹,項目開始之前,蓬皮杜與展覽的場地細節問題等做了要求。“天協公司對舉辦西方藝術大師展很熟悉,他們之前做展覽都展現了他們能夠達到蓬皮杜的要求。莫奈展是與馬摩丹莫奈美術館合作,與蓬皮杜一樣,它們都屬國立博物館,要求通常比較高。”馬伊容告訴第一財經。

除了與中國公司合作辦展,這座博物館也正通過各種方式與上海建立合作。2007年,蓬皮杜曾作出在上海建立分館的探索,但項目最后沒有實施。10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,蓬皮杜主席賽爾日·拉維尼又一次提到了合作的可能性:“蓬皮杜有強烈的愿望來上海,但可能是以項目的形式。目前也一直在與上海市政府協商合作方式。”

傍晚時分,羅朗·樂朋用法語為在場觀眾做導覽。展館外,依舊有許多人在西二館外聚集,排隊等待進入展廳。那一天,2000多人來此觀展。

蓬皮杜的70年收藏

“人們一般印象中,蓬皮杜是一座以當代藝術收藏為主的博物館。其實,它的現代藝術收藏數量不亞于當代藝術。這次對現代藝術的展示,也是希望讓觀眾了解這一點。”馬伊容告訴第一財經。

落成于1977年,但蓬皮杜10萬余件收藏的匯聚歷程遠不止40年。1947年,法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在巴黎一座宏偉建筑東京宮內落成,這是后來的蓬皮杜中心的主要收藏機構。首任館長金·卡蘇(Jean Cassou)奉命為國家尋求藏家捐贈并從藝術家手中征購當代藝術佳作。當時,這座博物館就形成了以馬蒂斯、博納爾、羅伯特·德勞內以及畢加索為核心的收藏。

“現在,蓬皮杜所藏畢加索作品已有200多件。”馬伊容說。在法國藝術史上,畢加索無論如何都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,這不光是因為他為后人貢獻了如此之多的作品。事實上,“畢加索去世后,子女手中握有大量藝術作品,法國以藝術品捐贈抵扣遺產稅的政策也是自他去世之后開始實施。”馬伊容說。藝術家或藏家將藝術品捐贈給國家的公立博物館或美術館,所捐贈的藝術品市值可以直接充抵相應價值的遺產稅。這是大部分英美法系國家所采用的法律,目的是鼓勵人們將藝術品捐給國家博物館。

 

作品右下方的展簽詳細記錄了每一件展品的來源,這條征稅政策的效應也能從中窺見。譬如:賈科梅蒂的雕塑《威尼斯女人V》,據展簽顯示,其來源為:“從皮埃爾•馬蒂斯遺產中征得”。相似的還有馬歇爾•雷斯作于1966年的《法國風格繪畫2》。這原本是蓬皮杜總統夫婦的收藏,2008年,作品由遺產以捐抵稅的方式被征入這位總統一手支持建造的博物館。除了以捐抵稅,這里的作品當初入藏蓬皮杜或是由藝術家、藏家捐贈,或是博物館征購,還有幾件則是海關收繳而來。

“人們一般這樣描述蓬皮杜:歐洲現當代藝術收藏最為豐富的博物館,在世界范圍內,也是數一數二,紐約的MOMA是另一座重要的現當代藝術博物館。”馬伊容說。在她看來,相比于法國其他許多博物館,“蓬皮杜的特點就在于它的收藏追求‘全面’。”

1977年,蓬皮杜的建筑落成之后,原來位于東京都的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便與工業創造中心、大眾知識圖書館及音樂研究中心一同搬入這座建筑。此后,“跨媒介”、“國際化”成為蓬皮杜收藏策略中的關鍵詞。許多當時不在“經典”之列的藝術家,如基里科、蒙德里安、瑪格利特、波洛克等藝術家作品成為蓬皮杜的收藏,而那些外國藝術家如安迪•沃霍爾、約瑟夫·博伊斯,安迪·沃霍爾,盧齊歐·封塔納的作品也在當時大量入藏蓬皮杜。

自1980年代初開始西方現代藝術譯介工作,而后轉入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研究,藝術史家呂澎對蓬皮杜的現代藝術收藏印象深刻,“蓬皮杜的展品中對我影響最深的就是現代主義,主要集中在二戰前后的藝術作品。”

西方現主義在1980年代對中國當代藝術家影響至深。“每一位藝術家也有著不同的傾向,根據自己的喜好,從不同的西方現代藝術大師那里學習。這可能是因為當時的中國暫時不需要后現代,需要的是現代主義中的‘自由’與‘解放’。藝術也不會一下子走到后現代,總是從印象派、野獸派、表現主義走到達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。當下的中國,則處于非常復雜的境地,古典主義、現代主義與后現代共處于同一時空,不存在先進或者落后。”呂澎說。

 

 

 
Copyright © 2009 Shanghai Highpower Industrial Co.,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天祥實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05021580  技術支持:易舉網絡
 
09电竞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